喻瑜

咕咕咕

费渡.

     费渡从泳池中走出来,黑衬衫的扣子扯开三颗。今天是公司周年庆,费渡不喜欢上台演讲废话然后在所有人昏昏欲睡时做几个无聊小游戏的形式,包下了一个娱乐中心顶层开party。他今天在胸口纹了一只凤凰,只是为了好看。湿了水的衬衫隐隐勾勒出腰部线条,长发向后一撩,桃花眼似笑非笑,拿起酒杯后唇角勾起了一个好看弧度。在我的观念中恋爱和婚姻似乎一直是分开的,而费公子应当是最完美的恋人。

     费渡回到家就变乖了,洗好澡换上干净衣服,给猫添猫粮铲猫砂一套动作已经熟练,摸一摸骆一锅蹭过来的头,磨好一杯咖啡后打开电脑,他做事情时很认真,不自主地微微皱眉,总归是好看的。

     去公司时会穿上风衣并戴金丝边眼镜,眼神是深海。他正在听下属的报告,冷冷淡淡一回头,眼镜片挡住凌利如剑的目光。他笑一笑,说把报告放桌子上就好。

     不用打卡的费总提前半小时离开公司去了市局,在市局总需算不用思考该换上哪层伪装,费少爷舒舒服服地躺在椅子里,没有什么大案,他在想一会下班请大家吃点什么,脸上真实的笑意明艳动人。

     怎么会有费渡这么好的人呢?想与他在夏夜出逃,想与他一谈风月。

扶甘.

扶甘是少年。

老板的西皮里应该赤锁比较热,这次换我保护你还是非常有感觉的,扶苏一出场这种感觉就淡了,扶苏和甘罗才该是一对。

看零的第一章老板称呼脊兽“您”,这时候的他已经经过两千多年世事变迁了。画面回到秦朝,他还是一个踩着脊兽的少年,那时候一心想着的就是和扶苏一起建立一个千秋万代的大秦。

老板少年时期很短,全部都是和扶苏一起过的。后来两千多年里那么厉害的人在历史上明明可以扮演很多人物,可是他没有,他宁肯守着哑舍里的玄衣绛裳等着扶苏复活,他成为韩信也就是为了帮扶苏报仇。两千多年漫长岁月里他已经有一个又一个朋友老去了,他对于这种事情大概都要看淡了,只有扶苏一直是他心上朱砂痣,他一直在找他,他是他年少时最好的朋友。

两个人的爱情也该是轰轰烈烈,扶苏几次的怒发冲冠都和自家侍读有关,扶苏那个位置能信任的人已经不多了,但甘罗一直都是他坦然交付后背的人。刘邦称帝不久就预谋着杀死韩信,扶苏不会,帝王的背叛绝对不是对自家侍读的。

扶苏是秦王朝的接班人,甘罗十二岁官至上卿,在外人面前一个是威严的大公子一个是不费一兵一卒收城池的上卿,端着都是四平八稳。但是看两个人的相处有时候是非常可爱的,比如扶苏第一次见甘罗前排练好几遍,甘罗也故意不给扶苏吃热食,这时候就不是什么皇子重臣了,是两个少年心性的孩子。

扶甘是最好的少年时代呀,烈火烹油鲜花著锦,关于他关于天下。

----------
一条评论都没有,喻瑜落泪。
快来找我玩呀

满城风雨

*梗源《大鱼海棠》
*一万年前写的,混个更
*我好爱小苏呀!(是苏尚卿的苏!)

5月29日
   二十七岁的叶修捧着一个不算大蛋糕,来到了南山公墓,并不是清明节,公墓没有几个人,气氛有一些诡异。叶修走到墓前,将蛋糕在碑前放好,长眠在此的,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今天我生日你还记不记得?能回来看一眼吗一眼就行。算了十年了你也没回来,蛋糕记得吃,今年是芒果味的”叶修用袖子擦拭着照片上沾上的灰尘“苏沐秋你可真有你的,祝你永远十八,你就用这种奇葩方式永远十八了是吧”
   没有回应
   擦完以后挽起袖子,坐在墓旁把刚刚放好的蛋糕拿到了手中。蛋糕被分成三份,一份已经被拿走了,剩下的两份,叶修把一份蛋糕放在了墓前,另一份自己吃了起来“你要是还在的话,今年28岁了吧。你打荣耀肯定玩不过我了”叶修咽下了一口蛋糕“我又拿了个冠军你知道吧,我记的我和你说过这件事,周泽楷确实难缠,不过你要是在的话,肯定就会简单多了”
   天空这时候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叶修没有带伞,任由雨水淋湿他的头发,叶修一边吃着蛋糕,一边絮絮叨叨的和苏沐秋说着话,雨渐渐变大,叶修全身都被淋湿,他仅是调整姿势护了一下蛋糕,然后继续和苏沐秋说话,又默默把蛋糕下咽
   叶修好像感到雨停了,可周围淅淅沥沥的声音还在,不由抬头看向身后,故人笑颜此刻近在眼前
   “生日快乐”是苏沐秋的声音“蛋糕我尝了,味道不错”
   “沐秋?”叶修声音陡然变了调子,苏沐秋还是十八岁的样子,盈盈对叶修笑着
   “谁说我现在,打荣耀打不过你的?竞技场来一场试试?”苏沐秋走到了叶修身边
   “苏沐秋你终于舍得来看我一眼了?”叶修的笑容里,充满了失而复得的喜悦
   “明明预告了雨天也不带伞,你多大了?”苏沐秋的声音里含了责备“以后别熬夜了,还有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要少抽”
   “知道了知道了,苏沐秋你怎么和我弟一个样。那咱现在干嘛?回家?家里正好两台电脑,来几场都行”叶修本想去揽住苏沐秋的肩膀却被苏沐秋躲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修看到苏沐秋的笑容慢慢浅淡,像是水晕开的画。
   “其实我一直在你身边”苏沐秋向后退一步,身体也逐渐变得半透明“我会化作人间的风雨,陪伴着你”
   苏沐秋消失了,叶修呆立一会后扭头,放在苏沐秋墓前的蛋糕,缺了一个小角。
   雨声呢喃中,不知有何要倾诉

胡说.

     下午开班会,老师让我做一个PPT,做什么呀,学校为什么不限定主题呢,太深刻的问题不想用来开班会,毕竟老师看着,老生常谈的话题搞起来总是兴致缺缺。我困了,我想睡觉,可是PPT该怎么做呀,下载别人的有点不道德。
     本来是辩论会呀,辩论题材里有同性恋,班里部分人听到了发出猴子一样的声音,和这些人好像也不能辩论出什么,人类好不容易进化的语言他们似乎不会使用。
     其实一直对自己的性取向谨慎并怀疑,曾经有段时间里谈恋爱,和男孩或者女孩,表白来者不拒,后来应付考试,应付完考试也就不想谈恋爱了。其实哪里说得上恋爱呀,还有几个手都没牵住呢。
     到了新学校,以前的人都不在一个班级,天天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才感觉他们真好,我想在班里有好朋友,可是又不想和同学说话。
     说来说去这么多还是我想你啦,嗯,就是想你啦。

叶。

*是喻黄!是喻黄!是喻黄!
*私设预警!BE预警!
*同生共死算HE对不对【划掉】

“文州,文州?”黄少天唤他

屋子空空的,桌上瘫着数学练习册,白衬衫挂在衣架上,没有人回应。

他们是在春天遇见的,黄少天在教室独自面对英语题,喻文州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这里,改成parting”喻文州抽过黄少天手中的笔

“欸,这样改果然通顺多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改过的答案道“你是哪个班的呀?为什么我感觉没有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喻文州,是实验中学的学生”喻文州放下笔,回答黄少天“来这里是为了看我的爷爷”

“喻文州?”黄少天重复一遍他的名字“那你爷爷是喻老师?我就是为了他报的这个学校!你爷爷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爷爷恢复的不错,但是不会再上课了”喻文州笑一笑“我要回去了,下次再见”

喻文州所在的实验中学一直以文科教学著名,黄少天选择的一中则是理科升学率高的吓人。两个人在一起开始还是讨论学习,后来就变成了谈人生谈理想,两个人三观出奇的合,喻文州抽了时间一周五次地去找黄少天,和对方在一起的时间倏地过去,快的吓人。

一晃就到了秋天,高二的课程赶的快,喻文州每次来黄少天都是在写题。黄少天也奇怪喻文州怎么这么有时间,喻文州认真想了一会,回答天赋异禀,收获了黄少天一张数学卷。其实黄少天这个状态,喻文州也担心他把自己憋坏了,放假的时候说什么也拽了黄少天去爬山。

喻文州找的地方偏,两个人一起立在山崖上,山谷里长满了枫树,红灿灿一片。喻文州看着眼前的景色道:“我很喜欢这里,这些树和叶子,生长全凭自己喜恶,什么规则律法,都是虚无”

“春生秋落,它们哪里逃得过”黄少天也望向山谷

“除了生死,又有什么配称为他们的桎梏?”喻文州坐下,腿伸在山崖边晃荡“少天,今天我本来应该很开心,可是总觉得,还是缺点什么”

“缺点什么呢?”黄少天也坐下,偏头望着喻文州“我就在这里呀,你明明什么也不缺了”

“少天”喻文州开口

黄少天没有给喻文州说下去的机会,打断喻文州的话说:“我管你是什么,我就是中意你,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过了好久喻文州才开口:“少天,你要想好,和我在一起,是不会有反悔的余地的”

“和你在一起为什么要反悔”

真在一起了倒是和平时没什么变化,黄少天在校外租的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喻文州索性就搬了过去,开始黄少天也心疼他早起十五分钟赶去学校,后来喻文州偶尔一两次不来反倒要使一下小性子了。

黄少天原本觉得,就两个人在一起也好,往后在喜欢的城市买个房子,养只宠物。为此他还抽了时间和喻文州一起去了一趟宠物店,金毛扑在喻文州身上,黄少天总觉得喻文州的衬衫上沾上了金毛味道。这样美好的日子总是过不了多久,天何事遂过人缘呀,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是错,这个错误,终是被人发现了。

王杰希比黄少天高一届,是黄少天在一中唯一相熟的人,高三以后每天忙的连十分钟休息时间都奢侈,王杰希也是一本书实在找不到,才去敲了黄少天家门。

门开后王杰希也没和黄少天客套:“高一下化学借我用几天,过段时间还你”

黄少天懵了一瞬,然后道:“好,我家里也乱,明天我找找给你送过去”

“嗯,那我先走了”王杰希转过身,却皱了一下眉头,反手拉住了将要关上的门下了一个肯定句“你不是黄少天”

“喻文州是不是?”王杰希逼问着“黄少天的家虽然乱,可是他的书都好好收在书柜下面,尤其是化学这门科目”

“黄少天呢?”王杰希一把揪住喻文州领子“黄少天在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

“少天在休息”即使这样,喻文州的语调也是温和的“我可以向你保证,之前你所见的他都是他,事实上除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是他”

“你想干嘛?”王杰希借着身高,甚至稍稍提起了喻文州一点

“开始呢,我确实想占领这具身体”喻文州笑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更是让王杰希怒不可遏“现在我想和少天在一起,哪怕时间短一点也没有关系”

“你本来就由他创造,你当然没关系”王杰希吼道“黄少天呢?他有没有关系?这具身体是他的!你有没有想过,两个人格频繁交换会让这具身体怎么样!”

“所以我说了,时间短一点也没有关系”喻文州拍掉王杰希的手“夜深了,化学书的事情,就麻烦你明天亲自和少天说一遍了”

“少天,我要走了”睡下后,喻文州将意识归还黄少天

“去你一直想去的大学,读你真正喜欢的专业,找一个喜欢的人,不用想起我”

“我爱你”

黄少天满屋子找喻文州,最终只是得到了一件带着金毛味道的衬衫,他抱住衬衫哭出了声,喻文州就这样走了,除了一件衬衫和英语练习册的一个单词,什么都没有给他留下。

时节是深冬,黄少天穿了一件短袖披上风衣就出了门,他独自来到山崖边,山谷里的枫叶都落了,铺了一地残叶。

“其实在你刚刚出现的时候,我就感知到了”

“如果爷爷当年不是为了救我,就不会受重伤,妈妈和爸爸也不会天天吵架,最后离婚。妈妈非要我改叫黄少天,我明明姓喻”

“一中的压力真的好大呀,我讨厌物理化学,可是这已经是爷爷对我最后的期待了”

“妈妈每天都忙着照顾妹妹,我那么多余,就搬出来住了,其实一个人住,还是有点害怕”

“我放任你成长了意识,我等着你毁灭我,那样我就可以一点痛苦也没有的离开了,可你没有”

“然后我居然真的爱上你了”

“我们一起毁灭或者是死亡,都让我充满了期待”

“可你为什么要走”

山谷里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们一起,在哪里,干什么,都好”

“喻文州,你带我走吧”

“文州,我求你,带我走”

黄少天的身形坠下,如同最后一片落叶。

 *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喻黄没有在一起

 
    喻文州第一次见黄少天是十五岁,喜欢黄少天也是十五岁。

     黄少天是青训营里最耀眼的少年,技术好的不得了,是最有天赋的选手。喻文州仅是凭着几分热爱,努力留在了青训营里。黄少天那时候和喻文州关系也不好,总是有点看不起这个手速太慢的预备队员,和几个玩的好的少年在一起叫他吊车尾。

     喻文州还是喜欢黄少天,黄少天喜欢同性他知道,他在遇到黄少天之前其实恋爱没少谈,不过都是和异性。他的性取向其实自己也不太明白,唯独喜欢黄少天是可以确定的。

     后来第四赛季他俩一起出道,喻文州除了手速都是联盟一流水准,和黄少天单挑也有一两分胜率。黄少天这时候和喻文州关系已经很好了,每天队长队长叫着。

     是快要退役的时候吧,黄少天凑过来和喻文州说队长我有男朋友了。喻文州只是应了一声,黄少天的男朋友几天一换,从出道到现在从没缺过,谈不了多久就会分手,他认为这次也是。

     可黄少天这次是认真了。从恋爱一路折腾到选婚礼地点,还请了喻文州当伴郎。

     婚礼结束以后黄少天和爱人去环球旅行,喻文州回到联盟总部工作,喻妈妈偶尔也给他安排相亲,相亲前喻文州总会认认真真打好领带。

     那些故事就默默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