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瑜

我叫喻瑜,不是写手。
情绪聚集地。
不要关注。

胡说.

     下午开班会,老师让我做一个PPT,做什么呀,学校为什么不限定主题呢,太深刻的问题不想用来开班会,毕竟老师看着,老生常谈的话题搞起来总是兴致缺缺。我困了,我想睡觉,可是PPT该怎么做呀,下载别人的有点不道德。
     本来是辩论会呀,辩论题材里有同性恋,班里部分人听到了发出猴子一样的声音,和这些人好像也不能辩论出什么,人类好不容易进化的语言他们似乎不会使用。
     其实一直对自己的性取向谨慎并怀疑,曾经有段时间里谈恋爱,和男孩或者女孩,表白来者不拒,后来应付考试,应付完考试也就不想谈恋爱了。其实哪里说得上恋爱呀,还有几个手都没牵住呢。
     到了新学校,以前的人都不在一个班级,天天在一起的时候不觉得,现在才感觉他们真好,我想在班里有好朋友,可是又不想和同学说话。
     说来说去这么多还是我想你啦,哪种想你都有。
     喜欢你的那种想你也有.

叶。

*是喻黄!是喻黄!是喻黄!
*私设预警!BE预警!
*同生共死算HE对不对【划掉】

“文州,文州?”黄少天唤他

屋子空空的,桌上瘫着数学练习册,白衬衫挂在衣架上,没有人回应。

他们是在春天遇见的,黄少天在教室独自面对英语题,喻文州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

“这里,改成parting”喻文州抽过黄少天手中的笔

“欸,这样改果然通顺多了”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改过的答案道“你是哪个班的呀?为什么我感觉没有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喻文州,是实验中学的学生”喻文州放下笔,回答黄少天“来这里是为了看我的爷爷”

“喻文州?”黄少天重复一遍他的名字“那你爷爷是喻老师?我就是为了他报的这个学校!你爷爷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爷爷恢复的不错,但是不会再上课了”喻文州笑一笑“我要回去了,下次再见”

喻文州所在的实验中学一直以文科教学著名,黄少天选择的一中则是理科升学率高的吓人。两个人在一起开始还是讨论学习,后来就变成了谈人生谈理想,两个人三观出奇的合,喻文州抽了时间一周五次地去找黄少天,和对方在一起的时间倏地过去,快的吓人。

一晃就到了秋天,高二的课程赶的快,喻文州每次来黄少天都是在写题。黄少天也奇怪喻文州怎么这么有时间,喻文州认真想了一会,回答天赋异禀,收获了黄少天一张数学卷。其实黄少天这个状态,喻文州也担心他把自己憋坏了,放假的时候说什么也拽了黄少天去爬山。

喻文州找的地方偏,两个人一起立在山崖上,山谷里长满了枫树,红灿灿一片。喻文州看着眼前的景色道:“我很喜欢这里,这些树和叶子,生长全凭自己喜恶,什么规则律法,都是虚无”

“春生秋落,它们哪里逃得过”黄少天也望向山谷

“除了生死,又有什么配称为他们的桎梏?”喻文州坐下,腿伸在山崖边晃荡“少天,今天我本来应该很开心,可是总觉得,还是缺点什么”

“缺点什么呢?”黄少天也坐下,偏头望着喻文州“我就在这里呀,你明明什么也不缺了”

“少天”喻文州开口

黄少天没有给喻文州说下去的机会,打断喻文州的话说:“我管你是什么,我就是中意你,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

过了好久喻文州才开口:“少天,你要想好,和我在一起,是不会有反悔的余地的”

“和你在一起为什么要反悔”

真在一起了倒是和平时没什么变化,黄少天在校外租的房子只有他一个人住,喻文州索性就搬了过去,开始黄少天也心疼他早起十五分钟赶去学校,后来喻文州偶尔一两次不来反倒要使一下小性子了。

黄少天原本觉得,就两个人在一起也好,往后在喜欢的城市买个房子,养只宠物。为此他还抽了时间和喻文州一起去了一趟宠物店,金毛扑在喻文州身上,黄少天总觉得喻文州的衬衫上沾上了金毛味道。这样美好的日子总是过不了多久,天何事遂过人缘呀,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是错,这个错误,终是被人发现了。

王杰希比黄少天高一届,是黄少天在一中唯一相熟的人,高三以后每天忙的连十分钟休息时间都奢侈,王杰希也是一本书实在找不到,才去敲了黄少天家门。

门开后王杰希也没和黄少天客套:“高一下化学借我用几天,过段时间还你”

黄少天懵了一瞬,然后道:“好,我家里也乱,明天我找找给你送过去”

“嗯,那我先走了”王杰希转过身,却皱了一下眉头,反手拉住了将要关上的门下了一个肯定句“你不是黄少天”

“喻文州是不是?”王杰希逼问着“黄少天的家虽然乱,可是他的书都好好收在书柜下面,尤其是化学这门科目”

“黄少天呢?”王杰希一把揪住喻文州领子“黄少天在哪里?你把他怎么样了?”

“少天在休息”即使这样,喻文州的语调也是温和的“我可以向你保证,之前你所见的他都是他,事实上除了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是他”

“你想干嘛?”王杰希借着身高,甚至稍稍提起了喻文州一点

“开始呢,我确实想占领这具身体”喻文州笑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更是让王杰希怒不可遏“现在我想和少天在一起,哪怕时间短一点也没有关系”

“你本来就由他创造,你当然没关系”王杰希吼道“黄少天呢?他有没有关系?这具身体是他的!你有没有想过,两个人格频繁交换会让这具身体怎么样!”

“所以我说了,时间短一点也没有关系”喻文州拍掉王杰希的手“夜深了,化学书的事情,就麻烦你明天亲自和少天说一遍了”

“少天,我要走了”睡下后,喻文州将意识归还黄少天

“去你一直想去的大学,读你真正喜欢的专业,找一个喜欢的人,不用想起我”

“我爱你”

黄少天满屋子找喻文州,最终只是得到了一件带着金毛味道的衬衫,他抱住衬衫哭出了声,喻文州就这样走了,除了一件衬衫和英语练习册的一个单词,什么都没有给他留下。

时节是深冬,黄少天穿了一件短袖披上风衣就出了门,他独自来到山崖边,山谷里的枫叶都落了,铺了一地残叶。

“其实在你刚刚出现的时候,我就感知到了”

“如果爷爷当年不是为了救我,就不会受重伤,妈妈和爸爸也不会天天吵架,最后离婚。妈妈非要我改叫黄少天,我明明姓喻”

“一中的压力真的好大呀,我讨厌物理化学,可是这已经是爷爷对我最后的期待了”

“妈妈每天都忙着照顾妹妹,我那么多余,就搬出来住了,其实一个人住,还是有点害怕”

“我放任你成长了意识,我等着你毁灭我,那样我就可以一点痛苦也没有的离开了,可你没有”

“然后我居然真的爱上你了”

“我们一起毁灭或者是死亡,都让我充满了期待”

“可你为什么要走”

山谷里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们一起,在哪里,干什么,都好”

“喻文州,你带我走吧”

“文州,我求你,带我走”

黄少天的身形坠下,如同最后一片落叶。

 *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
*喻黄没有在一起

 
    喻文州第一次见黄少天是十五岁,喜欢黄少天也是十五岁。

     黄少天是青训营里最耀眼的少年,技术好的不得了,是最有天赋的选手。喻文州仅是凭着几分热爱,努力留在了青训营里。黄少天那时候和喻文州关系也不好,总是有点看不起这个手速太慢的预备队员,和几个玩的好的少年在一起叫他吊车尾。

     喻文州还是喜欢黄少天,黄少天喜欢同性他知道,他在遇到黄少天之前其实恋爱没少谈,不过都是和异性。他的性取向其实自己也不太明白,唯独喜欢黄少天是可以确定的。

     后来第四赛季他俩一起出道,喻文州除了手速都是联盟一流水准,和黄少天单挑也有一两分胜率。黄少天这时候和喻文州关系已经很好了,每天队长队长叫着。

     是快要退役的时候吧,黄少天凑过来和喻文州说队长我有男朋友了。喻文州只是应了一声,黄少天的男朋友几天一换,从出道到现在从没缺过,谈不了多久就会分手,他认为这次也是。

     可黄少天这次是认真了。从恋爱一路折腾到选婚礼地点,还请了喻文州当伴郎。

     婚礼结束以后黄少天和爱人去环球旅行,喻文州回到联盟总部工作,喻妈妈偶尔也给他安排相亲,相亲前喻文州总会认认真真打好领带。

     那些故事就默默结束了。